最新消息:

转型不易 “老字号”ibm决战混合云

财经 admin 浏览 评论

108岁是ibm的骄傲,“ibm是it公司中唯一一家有108年历史的企业”。但108岁也可能是ibm的负累,谁都知道,大象起舞有多难。从硬件到软件、服务再到如今的云计算,几经沉浮的ibm或许比谁都懂,变幻莫测的时代给企业带来的是怎样的生死抉择。公有云的失败已是铁定的事实,今年,ibm鲸吞红帽瞄准混合云,大有大干一番的架势,只是在群雄逐鹿的云计算市场,ibm想要杀出一条血路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第四次转型

“当你在如日中天的时候说要革自己的命,那是相当不简单的一件事。”22日,在《英才》杂志发起举办的第19届中国年度管理大会上,谈及企业变革,ibm大中华区董事长陈黎明如此说道。如今,108岁“高龄”的ibm已然到了第四次转型的关键时期。2012年,ibm的ceo罗睿兰宣布,ibm将以“云计算为平台,认知计算为解决方案,专注于行业的企业”。

在陈黎明眼里,“云”是ibm的希望所在。“ibm花了最大的一笔钱收购了红帽,这对ibm来说是如虎添翼,ibm在传统it行业很强,云概念本身也是ibm提出的,只是ibm在云的实施方面可能已落后于别人,但正因为收购了红帽,所以会使ibm在云的规划、云的建设、云的迁移及多云管理方面如虎添翼。”

在这段话里,外界可以提取到两个关键信息。首先,在第一波云计算的浪潮中,显然ibm落了下风。另一点在于,从收购股红帽开始,ibm就已经开始了豪赌,赌自己能从混合云的领域弯道超车。

去年10月,ibm宣布,将斥资340亿美元收购“开源一哥”红帽,一石激起千层浪。彼时,红帽股价为116美元,而ibm给出的价格是190美元,溢价超过了60%。而340亿美元的出价也成了ibm百年历史上最大的一笔并购,即使放在全球科技行业,这一收购案也能排到第三位。今年7月,收购尘埃落定,ibm雄心勃勃,称收购红帽将使其成为多重云和混合云市场的领导者,打破格局,改变云市场的一切。

豪赌混合云

收购红帽的4个月后,ibm交出了第一份作品。本月初,ibm中国宣布,已经将其软件组合转化为云原生,并对其进行优化,使之在红帽open shift上运行,首批转型成果ibm cloud paks产品组合也正式亮相中国市场。与此同时,神州数码也成为ibm中国第一家“cloud paks臻选合作伙伴“,这意味着ibm云服务进入中国已打开了大门。

巧的是,在当天的论坛上,神州数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郭为也在现场。他在演讲中不止一次地提到ibm,在谈及云服务的时候,郭为称:“我们就像ibm一样,可能在2c的时代里,很多东西都没有赶上时代的浪潮,2b的时候,特别是在中央讲高质量发展的时候,只有企业高质量发展了,才能使中国科技进入下一个进步的阶段。”

悟已往之不谏,知来者之可追。无论是ibm抓住红帽,还是神州数码联合ibm,都指向了同一个问题——怎样在云服务市场奋起直追。一个需要补充的背景是,在收购红帽之前,ibm自2012年以来,营收每年都在下滑,一度创下了连续22个季度营收下滑的纪录,直到2018年i才开始往回调。然而好景不长,去年10月的三季报显示,ibm几乎所有部门营收都不及市场预期。也是在那时,ibm做出了收购红帽的举动。

在外界看来,收购红帽,做好混合云,是ibm抓住云计算的第二个也很可能是最后一个机会。2006年,亚马逊推出全球第一款存储服务,这也是世界上首款公有云服务。“当我们起步时,很多人把aws看作鲁莽的、不寻常的赌博。”亚马逊ceo贝佐斯曾经这样形容道。紧接着,开始有人幡然醒悟,但直到2013年,ibm才正式进军公有云市场,那一年,ibm以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云计算基础设施供应商soft layer。

“收购红帽的交易最重要的一点就是,ibm承认,公有云方面的努力实际上已经失败。”科技行业分析师本-汤普森曾表示。这个时候,ibm看中了红帽,后续安排证实了外界的猜想,收购完成后,红帽入驻ibm混合云部门,仍保持独立运行。

混合云意味着,在ibm应用之下,它可以在企业的基于云服务的服务器上提供服务,也可以在亚马逊和微软等第三方云计算平台上提供服务。根据ibm的预测,到明年,混合云的行业机会将达到1万亿美元,随着更多的设备上线和其他应用程序使云需求上升,这个数字肯定会增长。

大象能否起舞

在后来的回忆里,带领ibm挑战pc市场,又转型服务与软件的ibm“掌门人”郭士纳讲述了自己如何将被媒体形容为“一只脚已经迈进了坟墓”的ibm从死亡边缘拽回来的经过,最后,他把这些回忆写成了自传,取名《谁说大象不能跳舞》。如今,时代变了又变,在云计算这阵风暴袭来的时候,ibm又站在了风口,这次ibm再次面临同样的质问:“百岁巨象”还能不能重新起舞。

混合云的潜力无可厚非。咨询公司ovum分析师roy illsley提到,云计算正处于其发展的一个重要转折点,按照他的说法,虽然20%的业务流程已经转移到云端,但由于性能和监管要求,80%的关键任务工作负载和敏感数据仍在本地业务系统上运行。然而,到2019年,这些工作负载在云中运行的百分比将增加到40%以上。预计未来几年中,企业客户将转向满足各种业务和it需求的多云系统。

混合云的理想是美好的,只是有一些残酷的现实要先面对。上个月,ibm发布了2019年三季度财报。财报现实,ibm当季营收180亿美元,较去年同期下降3.9%,至此,ibm营收已经连续5个季度下滑。而在三季报中,云计算带来的收入为50亿美元,同比增长14%,占总营收的27%。红帽成了ibm背水一战的关键所在,ibm cfo卡瓦诺当时称,他对红帽的贡献感到高兴,它在本季度带来了3.71亿美元收入,同比增长大约20%。

市场研究机构idc的追踪数据显示,从2016年下半年起到2018年上半年,ibm的增长速度大幅落后行业的整体增长速度,市场份额逐渐下滑。而据canalys今年2月公布的数据,亚马逊旗下的aws以全年254亿美元的营收占据了全球市场份额的31.7%;紧随其后的是微软,其着力打造的azure以135亿美元营收占据16.8%的市场份额;谷歌云gcp则以68亿美元的营收规模位列第三。

“转型的道路上风险很高,哈佛大学的研究表明,70%的企业转型是不成功的,1950年企业的平均寿命大概是50年,到2012年企业平均寿命只有15年。”在演讲结束的时候,陈黎明肯定了企业转型的艰难。只是眼下,一向擅长告诉别人“该转型了”的ibm,自己终于也要过转型大关了。

    发表我的评论
    取消评论

    表情

   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  • 昵称 (必填)
    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

    网友最新评论